服务电话
律所动态
行业资讯

原《著作权法》第4条第1款修改之原因分析

文/cabet883亚洲城  朱晓雪

中国原《著作权法》第4条第1款规定:“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不受本法保护。”专家组认为不符合中国应该承担的TRIPS协议第9条和由此涉及的伯尔尼公约第51)条的国际义务,以及TRIPS协议第411)条的国际义务。

一、原因分析

1TRIPS协议 第41条 第一款规定:“各成员应保证其国内法中包括关于本部分规定的实施程序,以便对任何侵犯本协定所涵盖常识产权的行为采取有效行动,包括防止侵权 的迅速救济措施和制止进一步侵权的救济措施。这些程序的实施应避免对合法贸易造成障碍并为防止这些程序被滥用提供保障。”美国认为,著作权一经编辑完成,编辑即享有著作权,著作权的产生应当是无条件的,中国的《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却加入了审查条件——“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的作品”,此类作品不受保护。中国的专家组认为:第一,中国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并不意味着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一定不受著作权法保护。这些不合法的作品中只要去掉了不合法的部分,合法部分仍然受中国法律保护。而且即使这些作品被他人盗版,中国政府也会依法保护其中合法部分的作品。中国这样的说法,专家组表示不理解。根据国际公约的规定,有权利就应当保护,中国没有凡是未通过审查的影视、音像作品都是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中国应该与国际公约接轨,一分为二的保护,中国的确有些强词夺理,理应修改。第二,著作权法第4条第1款行使的就是第17条政府控制的权力,所以中国政府对不合法的作品进行禁止,是行使伯尔尼公约授予成员国的合法权力,也是对著作权的合法限制。这一辩驳理由是最为有力的一点,但是单单依据公权力判定作品不能出版、传播,却没有给编辑以相应的权利进行申诉,这一点,中国的法律也是不完备的,当应给予编辑能够对抗公权力的救济方式。

2)《伯尔尼公约》第五条第一款规定:“根据本公约得到保护作品的编辑,在除作品起源国外的本联盟各成员国,就其作品享受各该国法律现今给予或今后将给予其国民的权利,以及本公约特别授予的权利。”这一条约实质上是要求我国给予“国民待遇义务”,外国编辑应当享有与本国编辑相同的权利,还规定了外国编辑享有公约特别赋予的权利,美国之所以对我国《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进行指控,是因为美国认为中国剥夺了对美国众多影视作品、音像作品或其他作品的著作权保护。我国实行影片审查制度:未经国务院广播影片电视行政部门的影片审查机构审查通过的影片片,不得发行、放映、进口、出口。因为有影片审查制度所以未经审核的编辑就不会成为拥有“国民待遇”的编辑,因为其作品未能引进,中国将其视为不存在的主体,也就没有权利一说。但实质上,这种说法从一开始就切断了中国保护外国编辑作品的义务,对于外国的编辑是很不公平的,若有在中国的盗版作品出版、传播,原编辑的权利非但得不到保护,反而连这种权利都没有了。

二、评价

    原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侵犯国际公约,不利于我国常识产权与国际接轨,经过一系列的专家组论证,中国将原《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删去,把修改前后的条文进行对比很容易的发现,我国对于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到底是指内容不合法的作品还是未通过我国审核不能出版、传播的作品进行了更明确的界定。从这次修法可以看出,原《著作权法》第4条在立法技术上的确有些瑕疵,第1款的规定并非必需、且容易引起理解歧义,只须保留著作权人行使著作权,不得违反宪法和法律,不得损害公共利益也可以达到政府调控的目的。但从另一角度看,这次修改并不会对我国《著作权法》的未来制度变迁产生实质性影响。 
   《著作权法》第4条第1款将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排除出受法律保护的范围,表面上看似使得内容根本违法的作品受《著作权法》保护,也使得程序违法的作品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但是实际上,针对内容违法的作品,自然会有其他法律、法规禁止其出版、传播。而程序违法的作品亦可由编辑向法院起诉未经其许可而出版、传播的人,实质上就是著作权的侵权行为。这一条款的修订其目的是为了防止非法作品的编辑搭便车而取得受法律保护的权利,它所否定的只是作品的内容,而不是出版、传播的程序。由此可见,专家组关于中国政府并未按TRIPS协议第41.1条的规定向所有作品权利人提供维权程序和救济措施裁决是值得商榷的,但这样的裁决并不会对我国目前的作品审查制度及其法律规制产生实质影响。新《著作权法》只是赋予了非法作品编辑以通过私法维护其利益的资格,但其本身却违反了诸多公法的规定。因此原《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被删对中国的法律并没有实质性的损害。这种修改在一定程度上完善了我国著作权法,也使得我国对于常识产权保护更加严谨。

编辑:朱晓雪  山东烟台大学硕士

专业:法学

上一篇:房地产项目拿地前尽调事项清单
下一篇:WTO体制下争端解决机制步骤分析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